首页    |  要闻首页    |  基地时空    |  家乡视窗    |  文史副刊    |  英都掠影    |  英都乡讯电子版    |  视频    |  榕光文坊
首页 > 文史副刊 > 正文

洪承畴肖像画之调查与考证

2018-01-12 17:36:27   来源:   

作者:榕光

    在没有照相术的古代,人物的肖像是画出来的。帝王、贵族都要画像,日后可放于祠庙供人瞻仰。帝王还会派画师为大臣画像,原因是这些大臣有功于国,为他们画像是一种恩宠,是一种表彰。

    洪承畴是无可置疑的开清重臣。他在明清交替的历史时刻,为缓和满汉民族矛盾、减少生灵涂炭,为加速大清统一中国的进程、建立多民族的大中华统一政权的中国所作出的贡献,所建立的功业,昭彰史册,是任何人无法抹杀的。

    作为洪承畴故乡的英都人民,一直对洪承畴的功业怀着无比崇敬心情,甚至把他神化了,当成神明供奉。“洪文襄公”的画像几乎成为家家户户厅堂神龛里让人膜拜的神像了。

    英都坊间流传的洪承畴的肖像,是一张彩色工笔画半身像。老年洪承畴身着一品朝服,面相清瘦,题款“太傅洪文襄公像”,这应该是在民间流传的洪承畴“标准像”了。是由洪承畴本支的翁山洪氏东五房宗亲印制的。据调查,1944年英都乡贤洪恭树编印翁山文献集《武荣翁山洪氏族谱序》时,有随书附送一张4寸的洪文襄公画像的翻拍照片,发至每甲一张(甲是民国时期的编制,相当于现在的村民小组)。1967年文化大革命期间,民山大队的红卫兵组织,曾对“地主”成份的洪籴春抄家,抄到一轴中堂式洪文襄公像。据说,这幅画像并未被当作“封资修的残渣余孽”而烧掉,但后来不知去向。于是人们说得非常神秘,说是洪承畴的真容如何如何。照我看来,这幅画实际上不过是临摹东五房印制的洪文襄公画像罢了。人们把它加以神秘化,充分传递了洪承畴故乡民众对洪承畴崇拜和景仰的心情。

(英都人供奉的《太傅洪文襄公像》)

    那么,东五房宗亲印制的这一帧洪文襄公像,是否与洪承畴本人真容一致,是否有所根据呢?这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。

    肖像画在中国绘画传统中称为“写真”、“写像”或“图影”。明清时期,涌现了一批著名画家,肖像画艺术达到新的高度。帝王贵族纷纷为自己“留影”,为功臣名士画影也是体现了帝王对大臣的恩宠。因此朝廷重臣都有享受此种待遇被钦定画师画肖像。

    2006年4月,笔者在首都历史文献中心查得民国二十五年(1936)由北平西墅实业工厂出版印刷发行的《洪文襄公年谱》一书,该书首页印有黑白照片一帧,是洪承畴的全身画像翻拍的,题款为“洪文襄公之遗像”7字。该画像为洪承畴坐姿的全身像,洪承畴身着一品朝服蟒袍,顶戴花翎和朝珠朝靴齐全,这就是传说中的清顺治皇帝为洪承畴画的肖像了,还据说收藏于故宫。虽然脸部因画像保管的问题有些模糊,但依然可以看出,洪承畴身材高大,脸型清瘦,目光有神,与英都洪氏宗亲口口相传“洪承畴天庭宽阔,下颊清瘦”的描述相吻合,应该是相似度很高的“写真”了。按现在流行的话,可以称是未经PS的原图了。与东五房印制的洪文襄公半身画像比照,相似度很高。可以推定,东五房宗亲印制的“太傅洪文襄公像”是据此绘制的。

(洪承畴家人收藏的《洪文襄公之遗像》,翻拍于《洪文襄公年谱》)

   2001年,北京著名画家朱伯华应英都镇人民政府邀约到英都镇采风时,他根据笔者提供的1936年出版的《洪文襄公年谱》一书中的洪承畴全身朝服像翻拍照片为蓝本,重新创作了一幅洪承畴半身工笔画像。较准确地还原了原画的模糊部分,得到广泛认可。此画像已经多次、多处被应用在各种出版物或网络,影响甚广。

(当代画家朱伯华创作的洪承畴半身画像)

    2017年,笔者查得清朝乾隆、道光年间著名画家朱鹤年(1760—1844)创作于道光辛丑年(1841)的《洪经略遗像》。朱鹤年,字野云,号野云山人,他的作品传世极少,国内藏品不多,这可能与他的部分画作由同时期的文人阮元、法式善代笔签署有关。所以此画十分珍贵。

    朱鹤年与法式善过从甚密,他创作洪承畴肖像,可能受法式善编撰洪承畴年谱的影响。法式善是应洪承畴的子孙请求而编撰《洪文襄公年谱》的,可以推断朱鹤年创作洪承畴遗像有可能向洪承畴的后人询问,了解洪承畴的面型、神态,并看过那幅洪承畴全身朝服肖像的。朱鹤年创作的《洪经略遗像》,画中洪承畴居家闲坐,身着便服,面型清瘦,神态自然,不失儒雅风度,为我们展示了洪承畴的另一面风采。

(清代画家朱鹤年画的《洪经略遗像》)

    2015年7月3日,山西博物院与南京博物院在山西太原的山西博物院共同举办“形妙神合——明清肖像画展”。在这次展出中,南京博物院展出一幅创作于清代的藏品《国朝名臣洪承畴先生遗像》,为清乾隆年间著名散文作家姚鼐(1731—1814)所作。姚鼐,字姬传,一字梦谷,室名惜抱轩,世称“惜抱先生”。该画署款辛卯年,即公元1771年,是乾隆三十六年。画中洪承畴身着朝服正襟危坐,面型天庭饱满,下颊宽厚,是典型的“国字型脸”,有威武之英气。与传说中的洪承畴面型及洪家后人保存之画像、朱鹤年所画的洪承畴像完全不同。笔者认为,姚鼐为人刚直,他用这种手法描绘洪承畴,在当时朝廷贬斥洪承畴之风渐起时,显然是一种借以美化洪承畴的手法,表达了他对洪承畴的仰慕之情。

    他作此画时乾隆的《贰臣传》还未出笼。五年之后,乾隆皇帝钦命修撰《贰臣传》,洪承畴从此一直受贬斥,争议不休。我们对姚鼐在那种背景下敢于美化洪承畴的勇气表示敬佩。用现在的话说,这是一幅经过PS的肖像画,其创作背景耐人寻味。

2018.1.13完稿

(南京博物院藏品清代画家姚鼐画的《国朝名臣洪承畴先生遗像》)

(笔者在国家历史文献中心查阅法式善撰的《洪文襄公年谱》翻拍洪承畴画像。图为在国家历史文献中心资料室留影)

   【特别声明:本文是榕光老师的原创作品,如蒙转载或引用务必注明出处】

相关热词搜索:40702

分享到: 收藏
频道总排行
英都乡讯 版权所有 2001-2008 闽ICP备09045890号 地址:福建省南安市英都镇英亭街 电话:0595-68982635 QQ群:277346823
本网站内容(图片、文字)由本站所有,未经许可不能用于其它网站